刘挺军长寿时代是低生育率低死亡率和人口生命持续的延长

2021-05-18 13:46:35 来源:新浪财经
刘挺军长寿时代是低生育率低死亡率和人口生命持续的延长

泰康保险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挺军

  5月18日消息,第四届新浪金麒麟保险高峰论坛暨2021慧保天下保险大会在京召开,泰康保险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挺军出席并发表演讲。

  刘挺军表示,未来会进入到一个长寿时代,这个长寿时代是低生育率、低死亡率和人口生命持续的延长,最后人口结构从一个金字塔的结构转变成一个柱状结构。

  所以不单单是老年人口占比提升的问题,而是整体人口结构的柱状图,并且在人口老龄化进入到一个平台期以后,老年人口占到1/4,而且会是一个长期的均衡态,有各种鼓励生育的措施出来,比如放开“二孩”政策。低生育率是社会经济结构和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它不单纯是一个技术的结果。

  以下为发言实录:

  刘挺军:过去3—5年是中国人寿保险红利增长速度徘徊的时间,未来的五年是迎风逐浪的五年还是精准提升的五年,我认为是迎风逐浪的五年,因为我们今天正站在人口结构发生巨变的分水岭上。第七次人口普查有两个大的变化。第一,老龄化的速度正在进入到加速发展期。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每年的净增长已经从过去的900多万上升到1500万。第二,出生率正在进行快速的下跌,5年之内从1700万、1600万掉到了2020年1200万。按照这样一个态势发展下去,所有人口结构的变化是在高速巨变的过程。总结起来,可能这个分水岭就像刚才董教授讲的,过去我们预测是在2030年,也有可能是在2050年,甚至可能就在今年和明年,人口的出生和死亡持平,人口进入负增长的过程。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意识到在未来我们会进入到一个长寿时代,这个长寿时代是低生育率、低死亡率和人口生命持续的延长,最后人口结构从一个金字塔的结构转变成一个柱状结构,所以不单单是老年人口占比提升的问题,而是整体人口结构的柱状图,并且在人口老龄化进入到一个平台期以后,老年人口占到1/4,而且会是一个长期的均衡态,有各种鼓励生育的措施出来,比如放开“二孩”政策。低生育率是社会经济结构和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它不单纯是一个技术的结果。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也印证了我们在去年提出来的长寿时代的理论,同时也看到寿险业的发展未来充满着机遇和挑战。

  中国保险业经过了20年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但是也应该看到我们的增长速度从40%这样一个超高增长的速度,现在已经到了个位数,而且持续徘徊,这也意味着行业正在面临着外部人口经济结构变化,同时行业内部也在面临竞争的挑战。从寿险的密度、保险深度来看,中国的寿险和健康险还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但是行业面临几个大的挑战。

  首先在行业内部,一句话概括起来就是行业内部面临着年金、重疾、百万医疗这几个主流产品同质化的竞争。同时在行业的外部我们的年金产品、寿险的产品又面临来自于银行的财富管理、来自于基金公司财富管理跨界的竞争。在健康险领域,互联网平台公司从百万医疗领域也在跟行业发生着竞争。所以今天我们面临的版图在内部和外部都是有深刻变化的。

  我注意到今天在前面几位嘉宾和专家研讨过程中,基本形成了一个比较充分的共识,这个共识就是未来寿险业、中国保险业发展的方向还是要回归保险的本质,这个本质是什么?是回归保障吗?我觉得应该再往前深看一步,回归保险就是照顾人的生老病死,它就是要为人的长寿健康服务,为人们实现健康长寿这样一个民生美好生活的梦想去提供财富的积累和生活健康的服务,这可能才是回归本质最深层的含义。

  其次是科技驱动。因为行业进入到一个高度竞争的阶段,这个时候所有比拼的是效率和成本,但是科技驱动是手段,应该不是目的。我相信全行业在这个阶段大家形成了一个比较大的共识。特别是我们最近也注意到,过去如果说在行业内还有两个方向,到底是在深耕人寿保险产业链,还是在互联网这个方向上去发展。我们最近注意到头部的寿险公司都已经无一例外进入到养老社区的行业。2007年开始我们孤独的奔跑了14年的时间,现在终于不孤独了,迎来了更多的参与者,我相信这是对行业一个非常大的非常好的促进。在“十四五”规划中,国家的战略也为行业发展指明了一个基本的方向,刚才董教授也提到这个问题。在养老的领域面对长寿时代,我们的养老金整体的一二三支柱的积累,我这里用的是一个比较宽的口径进行统计,现在加起来12万亿,美国是35万亿美金,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缺口。医疗保障的需求,未来长寿时代一边是养老的需要,另外一边就是巨大的医疗健康的需求,在这方面我们现在的准备也是严重不足的。2019年6.6万亿的医疗卫生开支,从筹资端商业保险占了11%,但是从支付端现在只占了整个支付的10%,个人现在依然要自付28%。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大家可能忽视的一点,在政府和社会筹资这个大饼子中间,财政的开支2万多亿,医保部分也有2万多亿,从筹资角度它是由政府和社保来支撑的,但是从运作的角度,从西方来看还是一个市场化的领域。所以政府和社会筹资,政府医保的筹资领域同样还存在商业健康险的经办和承办的机会。既面临行业同质化竞争的挑战,来自于行业外部的挑战,也面临市场需求巨大的机会。

  我们过去14年从家庭保障计划率先进入到养老社区,推出了泰康之家,与泰康之家相结合的幸福有约的产品已经被市场广泛接受。某种程度上这样一个长期年金产品是另外一种类型,用市场经济的方式和方法实现的养老准备的第三支柱解决方案。同时泰康之家医养结合又去推动了供给侧结构性变化,我们也通过这样一个产业商业模式的创新带动了寿险营销队伍从原来的人海战术逐步向健康财富规划师转型,健康财富规划师的认证是由教育部许可的一个认证制度,这也成了泰康在这个产业中创新的三张名片。现在越来越多的行业同仁进入到这个行业,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因为它有助于去推动更多增量的投资,有助于市场的教育,但是我也想分享一个观点,养老行业它不是养老地产,养老行业是一个健康和养老服务业,所以并不意味着你能盖豪华的房子就能够让养老成功,豪华的房子并不代表高端养老,不是相等的名词。它一定是要创造很好的服务体验,有很好的社区文化,有很好的居民文化。

  我们也需要警惕一个现象,在历史上养老服务尽管从长期来说它是受经济周期波动影响最小的一个行业,是最适合养老保险长期资金去投资的,但是它也不意味着没有市场的波动。1990年代和奥巴马医改法案之后,美国养老和康复护理行业发生过两次重要的市场波动,一次是由华尔街推动的,所有的资本看重婴儿潮所带来的养老机会,瞬间在几年之内养老床位的供给快速增长,然后就出现了阶段性的供给的过剩,后面用了10年的时间去消化,才把它消化完。所以投资养老服务行业需要对市场的供给和结构有一个准确的判断。特别是进入到康复和护理行业以后,奥巴马方案的改革做了一个小小的动作,把原来由21天的康复护理期支付压缩到14天,把后面7天利润率最高的部分挤出来了,这就导致一批老年康复护理机构的财务危机。所以在养老和康复护理行业面临着巨大的市场机会,但是反过来我们在这个市场进行发力奔跑的时候,还需要去探索和研究更多这个行业运行的规律。但是我们相信整个行业回归保险的本质,就是照顾人的生老病死,用泰康的话说我们就是要推动一场养老的革命,真正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方法去解决民生公正,我相信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理想。保险行业在这方面一定会为“十四五”规划在产业、在保障体系的建设和医养服务上做出更大的贡献。借此机会很高兴跟大家分享这几个观点。谢谢!

责任编辑:范迪

原标题:刘挺军长寿时代是低生育率低死亡率和人口生命持续的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