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正在变年轻IPO造就大批新富人群高净值投资方式生变

2021-05-18 17:13:22 来源:券商中国
富豪正在变年轻IPO造就大批新富人群高净值投资方式生变

  “富豪”正在变年轻!IPO造就大批新富人群,高净值投资方式生变,这类资产吸引力大降

  疫情之下,富人反而越来越富?

  随着近年来国内富裕人群的不断扩大,不少银行把目光标准财富管理这块大蛋糕,纷纷加大力度布局私人银行业务,从近期各大银行私行业务规模取得快速增长便可窥知一二。

  5月17日,招商银行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20年,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262万人,报告预计,到2021年底,这一数字将增至300万,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将突破90万亿。

  招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晏蓉认为,三大原因导致高净值人群快速增长:

  一是近两年来资本市场快速升值,资本市场交易更加活跃;

  二是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持续回暖,成为私行客户的重要资金来源;

  三是新经济崛起,境内外IPO加速下,新富人群不断涌现。

  另一方面,高净值人群的投资方向已发生改变。《报告》显示,从资产配置组合上看,监管和市场双重影响下,高净值人群对固收类及房地产投资占比进一步缩减,而权益类基金配置比例显著提升,私募、证券等投资产品的需求有也显著增加。

  “富豪”可投资资产创新高,招行私行AUM破3万亿

  日前,招行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为3209万人民币,共持有可投资资产84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底,这一人群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将达约96万亿元,相当于2020年全国GDP的94%。

  从地域分布看,2020年,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5万的省市共17个,分别是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湖北、福建、天津、辽宁、河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和云南;其中9省市(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湖北、福建)率先超过10万人;24个省市高净值人群数量皆超过2万人;高净值人群从一线城市拓展辐射周边区域,三大经济圈高净值人数及集中度进一步加强。

  “中国的私人财富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相较于2009年,高净值人群的数量以及可投资资产总额提升了近10倍”,招行副行长汪建中透露,截至今年4月,招行月均金融资产在1000万以上的私行客户数已超10万户,私人银行管理客户资产规模突破3万亿元,稳居国内商业银行头部位置。

  汪建中表示,“私人银行业务在大财富管理的蓝图里面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它横跨了个人金融和企业金融两端,串联了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投资银行的服务链条,是整个体系的核心引擎。”

  近年来,头部银行们将财富管理业务的发展和转型提到战略高度。其中,兴业银行首次提出要“成为全市场一流的财富管理银行”, 浦发银行也提出打造“客户财富管理首选银行”。中信银行提出未来三年打造“客户首选的财富管理主办银行”,招行更是将“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百科循环链”作为全行未来五年的工作主线。

  数据上看,除民生银行外,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5家国有银行,以及包括招行、平安在内的7家股份行的私人银行资产管理规模(AUM)和私行客户数较上年普遍实现双位数增长。

  “新富豪”诞生自何处?

  《报告》指出,2021年,中国高净值人群结构更加丰富多元,互联网、新能源等新经济、新行业发展迅猛,股权增值效应助推新富人群崛起。创富一代企业家占比缩减至25%,董监高、职业经理人、专业人士群体规模首次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占比由2019年的36%升至2021年的43%。

  具体来看,过去几年境内外IPO加速、中概股回归趋势显著,特别是新经济领域及其下属的互联网、大消费板块;A股科创板开市火爆,高新企业持股人接连上演“造富神话”。新经济企业的崛起带来强劲的股权增值与创富效应,造就了大批新富人群。

  从行业上细分,《报告》指出,2019-2021年,受益于疫情防控等因素,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电动汽车、线上教育、医疗服务等新兴行业的优质企业成为资本市场追捧的对象,上述行业的IPO、股权融资案例数量和金额均名列前茅。

  此外,新兴行业的分布和区域特色显著,杭州、深圳、广州等地直播、游戏、外卖等行业集中度占比较高。调研显示,新兴行业中20%的人群通过股权实现财富快速增长,远高于市场总体水平的14%

  “这一类客户的特征非常鲜明,与靠‘滚雪球’积累出财富的传统高净值人群不一样,新富人群的财富是跳跃式、指数级增长的。”招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晏蓉介绍。

  财富爆发式涌现的“新富豪”的显著特点即是年轻化,数据显示,40岁以下的高净值人群成为中坚力量,占比升至42%。

  高净值人群投资方式也变了

  高净值人群中,年轻群体比例不断提升也改变着整个群体的资产配置。从配置组合上看,监管和市场双重影响下,资产配置更加多元;按人群细分,投资风格也有明显分化。

  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中,固收类及房地产投资占比进一步缩减。受资管新规影响,信托产品、非净值型供给进一步下降,资产配置占比持续紧缩;在“房住不炒”政策指导下,政府对于购房资格、限售时间等提出明确规范,降低了投资性房地产的投资价值百科及吸引力。

  与此同时,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中,权益类资产占比提升。随着标准化产品如基金接受度大幅提升,资产配置比例明显上升,其中由于资本市场向好,权益类基金占比显著。同时,高净值人群对于资产配置专业度要求提高,倾向通过基金参与资本市场投资,而非个股投资。在此基础上,高净值人群配置需求更加多元,对于私募股权、证券等其他境内投资产品的需求显著增加。

  王晏蓉指出,“相对于普通客户而言,私行客户由于其早期的投资公募、私募基金等经历,他们更了解这些基金背后的运行逻辑,而其风险承受能力和对产品的理解力也相对更高。”

  不过,相对于权益类资产,高净值人群对信托、银行理财产品、债券占比下降,保险(仅寿险)占比保持平稳。

  若按人群细分,金融资产配置也存在差异化需求:传统经济创富一代更保守稳健,偏好固收类产品;新经济创富一代心态更进取,权益类资产配置比例更高。

  调研显示,传统经济创富一代的投资组合里,债券类基金、信托产品、债券、银行理财产品等固收类资产的配置占比23%,明显高于新经济创富一代人群的20%;而对于股票、权益类基金等权益类资产,传统经济创富一代配置占比为27%,低于新经济群体的29%。

  传统经济创富一代财富目标以保值为主,投资风格更保守稳健,更青睐固收类资产:而对新经济创富一代而言,财富创造和增值为核心需求,同时对资本市场的参与热度更高,风格更激进,配置权益类资产更多。

  同时,高净值人群对于将资产交由专业机构配置的意愿加强。创富一代整体更偏好寻求机构方面专业意见,但不同行业的企业家存在不同机构偏好。新经济创富一代企业家投资渠道更加多元,更偏好从非银机构如券商、私募等获取配置建议;传统经济创富一代企业家更加信赖认可银行渠道,更偏好直接从私人银行客户经理获取配置建议。

 

责任编辑:彭佳兵

原标题:富豪正在变年轻IPO造就大批新富人群高净值投资方式生变